一位已婚男人的醒悟:如果沒有「婚外的她」,我不會發現妻子的好

圆圆 2020/10/09 檢舉 我要評論

張愛玲在《紅玫瑰與白玫瑰》中寫道: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

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朱砂痣。

每每讀到這段話,周立的心口就像堵著一塊大石頭一樣無法喘息。

這麼多年他一直有讀張愛玲的習慣,因為那個人喜歡。

妻子蘇伶對他的閱讀愛好很不解,結婚近十年,他沒事兒總捧著幾本張愛玲的書讀,反反復複,

有些情節貌似都能複述出來。

蘇伶不愛讀書,那些情情愛愛的故事不如狗血電視劇好看,所以每次丈夫跟他講自己讀的書時,她總聽不進去。

周立沒想過妻子能懂,那是他心裡的秘密。

只是每每讀到《紅玫瑰與白玫瑰》裡的那段話,他就悵然,紅玫瑰和白玫瑰他都沒有娶到。 早在十年前,

他就弄丟了屬於自己的白玫瑰,而妻子,是他心灰意冷不經意黏上的飯粒。

2

周立的白玫瑰是他的初戀,讀書時他長得瘦小,經常被同學欺負,初戀奮勇保護他,那是讀初中的事情。

初中畢業那年,周立的個頭竄了一頭,高高的很精神,人也變得自信了。

兩人升入高中被分到一個班,在同學的慫恿下談起了戀愛。

那是周立最快樂的日子。

初戀的成績沒有周立好,課餘時間周立總會留下來幫她補習,結束後他送她回家,兩人走在校園那條幽長的小路上,

總有說不完的話。他喜歡盯著她的臉走神,幻想著快點讀大學,大學畢業後就娶她。

年輕人的戀愛大多撐不起未來。

高中畢業後他們雖然去了同一所大學,但是大學還沒畢業,初戀便準備出國。

周立問她,那我們呢。

初戀問他願不願意跟她一起出去,她父母可以幫他找學校,甚至資助他一部分費用。

周立家裡不富裕,他大學的學費還是申請的助學貸款,哪有錢出國。

初戀出國後,兩人慢慢便不再聯繫。

周立大學畢業後回家鄉找了一份工作,他私心想等著初戀完成學業回來,便去找她結婚。

等了兩年堅持不下去,曾經的聯繫方式早已聯繫不上,心灰意冷的周立在父母的安排下相親認識了如今的妻子。

3

周立對妻子說不上是什麼感覺,他不想付出真心,總覺得那顆心應該是給初戀的。

蘇伶作為妻子算得上賢慧,逢年過節給父母買禮物,家裡的人情往來都是她忙活。

結婚第二年生了孩子後,蘇伶剛出了月子便開工,母親來幫他們帶孩子,蘇伶下班回家怕婆婆累著,還要自己帶孩子。

一天24小時,除去睡覺那幾個小時,她像個陀螺一樣不停為這個家庭操持著。

周立看不到這些,這麼多年他一心記著初戀,魂牽夢繞只想再次聯繫到她,哪怕看她一眼,問一句你還愛我嗎。

對於周立來說,初戀是意難平,妻子是不得已的選擇,兩者沒有可比性。

或許是念念不忘終有迴響,前不久的同學會上,周立終於見到了初戀。

那是初戀第一次參加同學會,周立輾轉知道後激動了很久,甚至做好了不要這段婚姻的準備。

他拿出自己最貴的衣服,去理髮店做了髮型。妻子在上班,孩子跟著母親出去玩了,他給妻子發了條資訊,

說自己晚上突然接到加班的消息,要是太晚就不回來了。

妻子回了一句注意身體。

周立感覺周身通暢,他想了她近十年,今天終於要見到了,怎麼能不激動。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