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人交往,「被討厭的勇氣」很難做到,但你必須要學會

小酱 2020/06/15 檢舉 我要評論

最近幾年,每一部宮鬥劇都引起廣泛關注,我們為什麼愛看這些劇?

因為它們的劇情都是講小人物的逆襲,講受盡了磨難和鄙夷的平凡人,一步一步走向人生巔峰,並收拾了過去給她們小鞋穿的人。這些劇情,看著真讓人暢快淋漓,壞人終有惡報,而好人,也沒有憋屈,該罵的時候罵,能打的時候打——這些現實中我們不敢做的時候,劇裡都有人做了,觀眾當然有帶入感。

劇裡的皇宮,和我們身處的職場並沒有什麼不同,而我們,就像劇中的「弱者」,只是,我們更弱,劇中人可以打可以罵,而我們,很多時候只能忍著。

一、好相處,是一種妥協。

有的人敏感不自信,因為別人的一句否定的話而神傷很多天,處處為別人著想自己卻處處受傷。

有的人辛辛苦苦工作,功勞卻被領導一個人領了,也只敢在心裡罵罵,臉上不敢露出半點不滿。

他們忍受,但並不代表他們應該承受那些不公正的對待,只是,內心有個聲音在告訴他們:「算了,抬頭不見低頭見,不要和別人發生衝突。」

忍讓、懂事這些詞語一旦出現在自己身上,受氣、被傷害就會隨之而來。

一個人懂事、敏感,可能與人更好相處,但這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環境給予的,太忍讓的人,「懂事」就是他的保護殼,而他的內心,毫無安全感可言。

約翰·弗瑞爾寫過一本書,名叫 小大人症候群:重塑我的家,拾回完整自我

他介紹了小大人症候群,指的是那些內心得不到足夠關愛,不能表達自己的真實情緒的孩子,早早「懂事」,長大後卻沉溺過去,害怕未來,找不到生活意義的症狀。

他們雖然長大了,但卻沒有真正的成熟,只是小時候,就把自己的內心封閉起來了,他們不敢表達自己真實的感受和需求,他們只是對現實、對父母妥協了。

荒謬的是,大人們常常表揚那些不表達自我的孩子:你很乖,懂事,能體諒爸爸媽媽。

「懂事」的孩子長大了,也一般是個「好相處」的人,因為他們習慣了妥協,習慣了站在別人的角度,卻忽視自己的感受。

二、好相處,可能只是為了合群。

很多人和周圍的人搞好關係,就僅僅是為了和別人打成一片,不被集體排除在外。

有人明明想看書,但寢室同學都在玩遊戲,自己不想顯得是個異類,於是加入他們,荒廢了四年大學時光,追悔莫及。

有人下班很累,想好好休息,但同事邀約去聚餐唱歌,為了合群,立馬答應,結果午夜回到家,累癱,而第二天還得早起工作,覺得日子無比辛苦。

《烏合之眾》裡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人一到群體中,智商就嚴重降低,為了獲得認同,個體願意拋棄是非,用智商去換取那份讓人備感安全的歸屬感。」

尖刻又無法反駁,人為了合群,為了大家接受他,真的是可以放棄立場的。

可是,放棄獨立思考,換來歸宿感,得不償失。它讓人忘記自己的目標,曲意迎合,最終人變得越來越平庸。

三、有底線,生活才能更如意。

有時候我們迎合別人,獨自承擔著各種壓力,卻一味放低自己的底線,卻沒有意識到,這樣做,不僅得不到感激,反而給了別人越界、踐踏的權力。

我們從小就被教育做個「好人」,要謙讓,不要太計較,吃虧是福。可是,我們長大後,成了一個好人的模樣,卻為什麼感覺憋屈,十分不快樂呢?

因為我們過多地在意別人的情緒,卻忘記了,關心自己;我們步步退讓,卻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沒了底線。

我們時刻想著為別人提供價值,但這種關係是不對等的,一旦我們對他人「無用」,我們就顯得毫無價值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