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天你會發現,體面對於成年人,一文不值

圆圆 2020/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最近有一條很火的熱搜,1991年長沙縣的高考理科狀元,進入清華大學學習後,社會歷經多年,

最終選擇成為了一名保安。

大多數人認為,只要是名校出生,此生必定前途無量,擁有繁花似錦的前程。如果是名校中的名校,

如北大、清華,則更會擁有高地位、體面的工作。

表面是這樣,但陽光不可能均勻灑向大地的每一個角落,並不是所有的高材生都會過著人們理想的生活。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改寫了這位高考狀元的人生軌跡呢?

據那位高考狀元自述,自己本來畢業時,去了一家中日合資企業,但5年後由於父親生病,他選擇了辭職回家。

所有人都替他不值,認為他是在浪費自己的良好資源,調侃他在用高射炮打蚊子。

可是,他卻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選擇的權利,過好自己的生活更重要。又有多少人能活成表裡如一的樣子?

又有多少人的笑靨如花是來自靈魂深處?

大多數人都是每天選擇好面具,用面具偽裝遍體鱗傷的自己,對著各種事物微笑,

內心也不斷告訴自己要努力、要堅強。

脫下面具的那一刻才發現,自己只是個社會一角。 崩潰,從來都是一瞬間的,不用太多鋪墊與累積。

成年人的體面,其實沒有看上去那麼美好。

越是成年人,越懂得體面這個東西,到最後都是全然不可靠的易碎品。

體面的背後,需要的是實力和與之相稱的社會身份地位。

非但如此,一旦將體面建立在個體的虛榮心上,則即使勉強撐起來撐住一時,最終也會如水中月,

鏡中花一樣煙消雲散,而人在其中也會不堪重負,疲累無比。

像我們都熟悉的顧佳,包法利夫人,或者連同《項鍊》中的瑪蒂爾德女士,強

撐體面而最終遭遇滑鐵盧的女人數不勝數。

從人性角度而言,每一個人都對自己的幸福生活有所追求與規劃,這其中,20%的虛榮心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顧佳的包、包法利夫人對貴族浪漫奢靡的嚮往、瑪蒂爾德期待的金光閃閃的有品味的生活,這些細碎的女人心思,

從積極人生觀角度來看,無一不是對人生的積極孵化;從個體追求利益最大的人性角度而言,則是非常合情合理的。

唯一讓人遺憾的是,這種人生體面缺乏長久存在的憑據和源頭,因此無論如何也無法存活得更長久。

原因在於,脫離了現實環境,僅憑藉或製造一時的運氣或機遇去追尋人生終極目標的實現,

完全忽略了社會規則與現實基礎。

人的種種行為一旦違反了社會本身的運轉規律,必將使自己置身於危險境地,最終結局要麼導致失敗,

要麼重歸生活本真狀態。

包法利夫人終其一生都在追求生命與愛情的「體面」,然而結局也是最慘痛的,對這種「體面」的追求,

最終讓她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農家女出身的愛瑪(即包法利夫人)在修道院寄宿學校受過追求奢華的貴族教育,長大後的她,也由此天真地認為,

自己只有嫁給貴族才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實現愛情上的浪漫主義。

這種錯覺使她覺得只有貴族才配得上她,也只有渴望之外的貴族生活,才真正是她所期盼和應有的生活。

正是在這種與自己社會身份和處境完全錯位的心態影響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