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最沒用的行為,就是講道理

圆圆 2020/11/27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們常說:以理服人。

無論做人做事,都逃不過一個「理」字。

但是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道理。

道理不是三兩句就能說清的。

莊子說:夏蟲不可語冰。

很多時候,講道理只是浪費時間、浪費口舌。

層次不同,口舌白費

有的人站在山巔,看到遠處山河壯美,景色遼闊。

有的人站在屋頂,只能看到樓下的垃圾,滿地狼藉。

層次不同的人,看到的風景不同,兩人的溝通都註定是一場無用功。

《莊子》裡有個叫士成綺的人,傾慕老子學說,於是不遠千里,來拜訪老子。

到了地方,看到老子其貌不揚,住的也亂七八糟,心中非常失望。

士成綺說:別人說你是聖人,我看是老鼠還差不多。

老子看了他一眼,低頭繼續讀自己的書,完全不理他。

士成綺只好走了。

第二天,士成綺覺得自己太過分了,來找老子道歉。

誰知道老子對他說:「我如果有獲得大道的實質,你罵我是豬、狗、老鼠又有什麼關係,我還是我。」

你說什麼,是你說什麼,並不能影響我,也不能改變我。

聖人之道,為而不爭。

那些內心豐盈的人,不在乎別人的看法。

他們不會因為外人的議論就要和別人講道理。

保持沉默,做好自己的事情,一個人才能真正有所成就。

利益不同,道理白講

司馬遷說:「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逐利是人的本性,也是社會法則。

講再多道理,說再多情懷,如果無利可圖,也沒有人願意追隨。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利益,不同的利益有不同的觀點、立場。

所以很多時候,看似爭的是道理,背後爭的其實是利益。

東漢末年,三國鼎立,魏蜀吳紛爭不止。

曹操勢大,蜀國和吳國聯合,一起在赤壁抵抗曹操。

那時候,吳蜀對曹操的稱呼是「漢賊」。

赤壁之戰勝利之後,曹操元氣大傷,蜀國反而成為吳國的心腹大患。

因為荊州要地,吳國蜀國屢次相爭。

為了奪回荊州,孫權主動和魏國合作,稱曹操為「漢丞相」。

有了魏國這個盟友,才有了關雲長大意失荊州,敗走麥城。

按理說:蜀國和吳國是盟友,偷襲盟友沒有道理。

但是蜀國的「荊州」一直借著不還,耍無賴同樣沒道理。

很多時候,道理說破天也沒用。

利益不同,觀念不同。

如果說不通,不妨換個角度去想。

人和人的處境不同,道理的適用范圍也就不一樣。

不是所有道理都能放之四海皆准。

面對的情況不一樣,本身的處境不一樣,道理也就不一樣。

一隻小豬、一隻綿羊和一頭乳牛,被關在同一個畜欄裡。

有一次,牧人捉住小豬,它大聲號叫,猛烈地抗拒。

綿羊和乳牛討厭它的號叫,便說:「他常常捉我們,我們並不大呼小叫。」

小豬聽了回答道:「捉你們和捉我完全是兩回事,他捉你們,只是要你們的毛和乳汁,但是捉住我,

卻是要我的命呢!」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