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留人情,雨天好借傘(經典)

我说你听就好 2020/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紀伯倫說過:「生命的意義就在於人與人之間的相互聯結。」

人生在世,誰都有需要搭把手的時候。誰也不可能輝煌永久,誰也不可能落魄到頭。

不管是親戚和朋友,沒事多聯絡,遇事多互助。等到自己求人幫忙的時候,才能好開口。

誰都有需要搭把手的時候

我有一個大學同學,曾經喜歡獨往,不甚交際。有一年,他輕信老家親戚,給他擔保30萬,沒想到親戚做生意失敗,自己跑掉了。

30萬債務落在了他的頭上,恰逢家裡又遇到一些別的變故。

父親舊病復發,生病住院,大半年的時間來不及回家,通常都是醫院、公司兩頭跑。

家裡事情很多,他又經常請假,他很擔心再這樣下去會被公司辭退。

沒想到怕什麼來什麼,因為工作上的一個小紕漏,造成公司不小的損失,他因此被記過處分。

這種小紕漏本來可以避免的,其他同事都是互相檢查,而他每次都是一個人,沒人願意給他檢查。

事情一件件落到頭上,他壓力大,失眠到抑鬱。

我們幾個同學聽說跑步可以緩解壓力,就抽空喊他跑步,他見生人有障礙,大家就在夜裡陪他跑。

天天拉著他,在漆黑的夜裡堅持長跑,陪著他。他願意說話,我們就傾聽,不願意說話,就遠遠地跟著。

熬了大半年,事情終於過去了,爸爸的病情有所好轉,親戚也從外面回來了。

經過這件事以後,他發現以前的想法是有偏差的。他以前認為社交無用,也不跟人交往。但是遇到事情之後,他才意識到人際交往的重要性。

要不是這幾位老友,估計自己很難挺過來。要是公司有人幫忙,比自己一個人掙紮強多了。

一個人的社會關係處得不好,他的人生也不會過得太如意。人活一輩子,誰也不可能事事自己都行,人活著怎麼能不需要朋友呢?

三個臭皮匠,還勝過一個諸葛亮呢。 一個人無路可走、毫無頭緒,兩個人走可能就是柳暗花明。

自己撐不住的壓力,多一個人分擔,就多了一份往前走的勇氣。

有能力時,助人一臂之力

錢鐘書在上海寫《圍城》的時候,生活很窘困。

那個時候錢鐘書的學術稿沒有商人願意出版,他和楊絳的生活靠寫文章度日,生活捉襟見肘。

兩個人正為柴米發愁,朋友黃佐臨聽到這個消息。他主動找到錢鐘書,安排並導演了楊絳的兩部喜劇作品,及時的支付了酬金,讓錢鐘書一家的生活得以維持下去。

多年後,很多人爭拍《圍城》,錢鐘書在眾人的驚詫聲中把劇本授權唯獨交給了黃佐臨的女兒黃蜀芹。

楊絳也把自己的作品毫不吝嗇地授權給黃蜀芹。因為黃佐臨當年的仗義相助,卻在幾十年後助力女兒事業重新走出低谷。  

可能是當年誰也沒有想到的。我的文友中,有一位朋友在做自媒體,排版自成風格,我以為她是專業人士。

後來才得知,原來她幫助別人排版,最後人家沒學好,她自己倒是掌握了一項新本領。

作家林清玄在《送一輪明月給他》一文中曾寫道:「我們時時保有善良、寬容、明朗的心性,不要說送一輪明月,同時送出許多明月都是可能的。因為明月不是相送,而是一種相映,能映照出互相的光明。」

有能力時,對別人有所助力。並不是一種生命的損失。看過一句話寫著「生命是一種回聲」:

你把最好的給予別人,就會從別人那裡獲得最好的。你幫助的人越多,你得到的也越多。你越吝嗇,就越一無所有。」

有能力時,要助人一臂之力,幫別人就是在幫自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